banner

燃燒生命,為我主辛勞,傳達愛,傳達十架真諦!

牧函

2017年6月11日

【牧者心聲】李杰傳道

教會文化


  文化是一個群體在彼此互動中經過時間的積累而成的知識和經驗。這種知識和經驗是互動的,會因群體、空間、時間、地域的轉變或成為經典代代相傳,或僵化成為糟粕棄之如敝履。例如:當我們提及“獅子山文化”時,香港人一定想到是“努力拼搏,自強不息”;而當我們提及“MK文化”時,自然也會聯想“MK仔、港女”等負面的詞彙。因此當一個群體擁有自己的文化,不要沾沾自喜,因為這種文化可能是正面的,亦可能是負面的。
  最近普通話團契的弟兄姊妹在查考《雅各書》,雖未完結,但是我同團契中的弟兄姊妹在雅各書的教導中獲益匪淺。而雅各在其書中正正提到的就是當時散住各地的十二支派的人在歸信基督後,卻依然秉持以色列舊有的文化所給當時教會帶來的負面影響。雅各批評當時的教會沒有因著信仰的轉變而更新他們舊有的文化,教會依然只尊重社會地位、經濟地位崇高的人,嫌棄貧窮受苦的人。只懂得教訓人,而不懂得服侍人…雅各認為他們的信心與行為不一致。我想雅各希望當時教會不單是信仰所帶來的心意的更新,同時也是行為和生活方式的更新。
  那麼,東涌堂的文化是什麼呢?我暫不敢妄下結論,文化的形成是日積月累的,想要瞭解一個群體的文化,同樣非時間不可。值得感恩的是,作為一個“新仔”,在這段時間裡,許多的弟兄姊妹主動同我打招呼,介紹東涌堂給我認識,讓我對東涌堂的瞭解一點點地加深。許是我母會的文化傳統同東涌堂有共通之處,因此我並沒有覺得融入東涌堂有很大難度。倒是我這個北方人直來直去的性格有些讓弟兄姊妹與我交談時覺得無所適從,心中頗覺過意不去。
  雖然我暫不能定義東涌堂的的文化,但是作為一個牧者,我對可能委身服侍一生的東涌堂卻有諸多盼望。東涌是香港朝向世界的關口,臨近機場為東涌帶來與香港其他地方無法比擬的地理優勢。相信隨著時勢的發展,東涌堂所迎接地將會是不同語言的群體。東涌市區同樣有別與香港其他社區,這個社區目前為止,匯聚了有錢人、貧窮人、本地人、新移民、知識分子、邊緣人士,這些人有在富足中靈裡缺乏的、有在貧窮中尋求幫助的、有在邊緣中迷失自我的,更有渾渾噩噩不知今日是幾時的。面對社區的現狀以及即將而來的變化,東涌堂的家人們又當如何應對?是秉持固有的文化不變,還是順勢將東涌堂營造成更合神心意的教會?
  我相信隨著時間的發展,東涌堂可能迎來越來越多新的家人。這勢必給教會帶來張力,年資長的家人們可能因未預備好服侍的心而令服侍人手不足,服侍的一批會越來越吃力。新來的家人可能因著適應新的環境、新的文化又因教會抽不出人手帶領協助而覺得教會愛心不足。面對這些現象,唯盼望主親自的動工,讓更多的家人起來服侍,而那些長年服侍而未有機會休息的家人們,你們所作的工,已在主裡得到紀念了。

  教會文化越健康,我們的信仰在他人眼中越有價值,蒙神喜悅,榮耀神!

 

宣道會會徽 教牧同工

教會同工
負責同工:李業強傳道

傳道同工:葉翠瑩傳道、李杰傳道
顧問牧師: 龍維欣牧師

義務傳道: 林佩華傳道

實習神學生:胡詠荍姊妹、吳彬彬弟兄

福音幹事: 朱求翊弟兄

教會幹事: 廖浚煒弟兄


教育中心同工

中心校長:楊淑勤姊妹

半職中心程序幹事: 鍾詠欣姊妹

半職中心程序幹事: 蘇益建弟兄